当前位置: 首页 >> 教学研究 >> 教研教改论文 >> 正文

教研教改论文

高校中外教师英语语音教学对比实证研究

信息来源: 本站原创 发布日期: 2014-09-10 浏览次数:

蕾,侯广旭

(南京农业大学,江苏 南京 210095

[摘要]英语专业的语音教学对于提高学生整体水平至关重要,但在实际的教学中很多都难以取得理想的效果。这篇文章对中国教师班级和外籍教师班级语音课效果进行实证研究,从英语语音音段音位、超音段音位和非语言因素等方面进行分项研究,采取学生自评的方法,获得语音各方面的对比数据,以此得出结合中国教师和外籍教师语音教学的优势进行英语语音教学的结论。

[关键词]英语语音;中国教师;外籍教师;教学

一、引言

语言包括语音、词汇和语法三大要素,其中语音是语言能力的第一层面,是语言的外壳,词汇和语法都是通过语音表现出来的,世界上只有少数语言有文字,但是几乎所有的自然语言都有语音形式。语音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到用英语交流的质量,其交际功能不容忽视[1]Jenkins(2002)在她的实证研究中发现,在以英语为国际语言的人的相互交流中,尽管不是所有的交际失败都是由发音引起的,但目前发音是导致交际失败最经常、最难解决的问题[2]。对于学习者的语言学习,低水平的语音能力会对语言综合能力的提高造成阻碍,首先,英语语音的水平会影响英语的词汇、听力、口语、阅读和写作等方面的发展进步;其次,它甚至会影响学习者的学习心理和社会交往。因此,重视英语语音的教学对于学生整体英语水平的提高至关重要。

二、中国学生英语语音掌握情况及原因分析

在语音教学中很多课堂教学都把语音分成了元音、辅音、不完全爆破、连读、重音、弱读、停顿、节奏和语调等若干部分进行分阶段教学。语音包括音段(segments)和超音段(suprasegments)两大部分。音段是语言构成的最小单位,包括元音和辅音两大类;超音段既基于音段又超于音段,涉及词汇层面及其以上层面的句子与篇章的重音、节律和语调。对来自不同母语的英语二语学习者来说,他们纷繁的二语交际困难和交际障碍的65%-75%源于音段层面的错误感知和错误产出,35%-25%源于超音段层面的错误感知和错误产出[3]

(一)音段音位掌握情况及原因分析

1.元音掌握情况分析

中国学生在元音方面出现的问题有,单元音发音不准确,不同单元音相互混淆,如用/e/代替/ɪ/;单元音长短不分,汉语中没有长短音的区别,而英语中的长短音却能起到区分词义的作用,因此学生长短音的发音错误会导致听力理解困难和表达意义错误;双元音发音不到位,学生在发双元音时没有出现口型的变化或者口型变化不完全。

2.辅音掌握情况分析

中国学生在辅音方面出现的问题有,混淆汉英之间的近似音,如用/s//z/分别代替/θ//ð/;混淆英语的近似音,如用/w/代替/v/;清浊辅音不分,如spell当中p字母需要读成送气较弱的音。

3.中国学生音段音位发音错误原因分析

Rod Ellis在他的著作《第二语言习得》中认为母语是造成第二语言学习者在学习过程中产生错误的根源之一,母语的这种影响就是它对第二语言习得产生的负迁移作用(negative transfer)。而母语对第二语言语音习得的影响尤为明显。[4]

中国学生汉语对英语元音和辅音发音的负迁移作用,主要体现在中国学生用汉语的发音替代英语的发音,用汉语中听起来比较近似的音代替英语中的某些元音,如用汉语的“爱”替代英语的/ai/,导致了读双元音口型没有滑动,用汉语的“乌”替代英语的/v/汉语普通话对于英语的负迁移作用具有一定的共性,可以有针对性的统一纠正,而学生汉语方言的情况就比较复杂,不能统一纠正方言对英语发音的负迁移现象。如来自北方方言区的人容易/s//ʃ/sellshell)不分,南方一些方言区的/l//r/(licerice)不分,广东人常常读accent时丢掉/k/,读name card时不读双唇音/m/,来自南京的学生容易/l//n/(levelnever)不分。

在语音教学中首先需要了解学生所属的方言区并进行归类,进而对这类负迁移进行小范围分组纠正。

(二)超音段音位掌握情况及原因分析

1.辅音群掌握情况分析

中国学生在辅音群发音时增音现象严重,如辅音音丛grglcr等中加入元音,在词尾的辅音后面加入元音等。

2.辅音失爆以及不完全爆破掌握情况分析

失爆以及不完全爆破是指两个爆破音相邻时或爆破音与摩擦音、破擦音、鼻辅音、舌侧音等四类辅音相邻时,第一个爆破音不发生爆破,只做出发音的姿势,稍停后随即发后面的音的读音现象[5]。汉语中没有这样的现象,很多学生把需要失爆的音仍然发音成完全爆破的音,影响语流的连续。

3.连读掌握情况分析

另一个会影响英语语流的重要因素是连读,在快速、流利朗读的过程中,音素之间必然会产生连读的现象。连读一般发生在一个词组内,主要是指词末辅音与词首元音的连读[5],如work outkou的发音连读。汉语没有强调字与字之间的连续读出,很多学生受母语的影响在英语语流中会忽略这些现象,影响英语语流速度。

4.重音掌握情况分析

英语重音主要包括单词重音和句子重音,双音节或多音节的词都有一个音节读得重些,其他的音节读得轻些,这样就形成了重读音节和非重读音节。词的这种轻重音节对立的现象就叫做单词重音。重音不仅存在于单词和短语中,而且更多地存在于句子中。它体现说话人对句子中某个或某些部分的强调[6]。单词重音的错误主要是重音位置的错误,另外英语中有部分单词词性改变重音也随之改变,学生在根据词性调整重音方面比较困难。在句重音层面,学生受汉语的影响倾向于平均分配重音,很难理解句子重音的变化会对句意产生影响。

5.弱读掌握情况分析

英语中的虚词即冠词、介词、助动词、连系动词、人称代词、连词等一般没有语句重音,这些非重读的词一般要采用弱读形式,词中的音有相应的变化[7]。单词在句中的读音会受句意的影响,特别是一些虚词,如果不需要强调常常以弱读的形式出现,会发生大开口元音变成小开口元音或长元音变短元音的情况。学生一般很难适应这样的语音变化。

6.停顿掌握情况分析

在英语篇章当中会根据句子的语法结构和表意需要作出适当的停顿,这既是说话人表意的需要,也对听话人的接收和理解信息有很大影响。但是有些中国学生不能很好地判断英语语篇的停顿位置。

7.节奏掌握情况分析

节奏指语句中各音节的轻重、长短和快慢之间的关系,它包括重音、时间和连读,其中重音起决定性的作用[8]。汉语句子中每个音节的长短力度区别不大,导致汉语学生朗读英语时节奏感缺乏。

8.语调掌握情况分析

语调是讲话时声调抑扬顿挫的模式。英语的语调主要包括降调和升调[5]。英语单词的声调要服从全句的语调,根据说话人想表达的态度或含义确定语句的语调。汉语的每个音节有特定的声调,声调有区别字义的作用,而语调的特点相对于英语较弱,中国学生往往习惯于平淡地朗读英文,很难掌握语调和语义之间的关联或者会发生混淆。

9. 中国学生超音段音位发音错误原因分析

(1)超音段音位层次汉语对英语的负迁移作用。在超音段音位的层次也存在中国学生汉语对英语的母语负迁移,前面列举的超音段音位的八项因素很多都是由于汉语中缺乏英语中的同种现象而产生的,学生在汉语中寻找相类似的发音方式替代因此而发生了母语的负迁移。

(2)英语综合能力和文化氛围的缺乏。超音段音位的各项因素除了本身展现出英语固有的语言特征以外,更多的与语义和文化相关,并且语言在表意时一定是和思维相联系的,中国学生不能掌握和运用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和不同的语境中,服务于思维的超音段音位发音。

由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中国学生在英语语音方面出现的问题存在于音段音位和超音段音位的各个层面上,而且不同的学生会出现不同的错误,错误的原因和学生本身的母语影响有关,也和西方的文化有关。如果采用传统的中国教师单独授课,如何顾及西方文化对语音的影响?如果由外籍教师单独授课,是否又能纠正学生由于母语影响而发生的语音错误?这就需要我们对中国教师和外籍教师各自单独教授英语语音课程的效果进行客观的评价和分析。

三、中外教师语音教学对比分析

(一)问卷设计

英语专业的学生,语音方面不仅仅应该达到能正确地发音,更应该能够正确地运用不完全爆破、连读、重音、弱读、停顿、节奏和语调等,最终在使用英语时自然流畅、姿态得体。国内当前的主要语音教学模式是由中国教师或外籍教师各自独立授课,我们根据以上对中国学生英语语音音段音位和超音段音位掌握情况的分析设计了一份调查问卷,并同时辅以学生座谈的形式收集资料。回答问卷的学生为英语专业大学一年级的两个班,这两个班的学生都经过了一学期的英语语音课程学习,其中一个班由一名中国教师独立授课,人数29人,另一个班由一名外籍教师独立授课,人数33人。问卷内容主要考察学生经过一学期的学习后自评英语语音各方面是否有很大提高、有一点提高或者没有提高。考察包括以下方面:

音段音位

单元音(短元音和长元音)的发音

双元音的发音

辅音的发音

纠正受母语方言影响而发音错误的元音

纠正受母语方言影响而发音错误的辅音

超音段音位

辅音群的发音,如three

辅音不完全爆破的发音,如just think

辅音和元音连读的掌握,如come in

元音和元音连读的掌握,如go out

单词重音位置的掌握

句中重音位置的掌握

单词在句中弱读的发音

句中停顿的掌握

句子节奏的掌握

句子语调的掌握

非语言因素

非语言因素的掌握,如手势、身体语言和表情是否自然

(二)问卷数据收集和分析

1.音段音位教学情况数据收集和分析

(1)单个元音和辅音的掌握情况和分析(人数/百分比)

有很大提高

有一点提高

没有提高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短元音和长元音

11

(37.93%)

9

(27.27%)

16

(55.17%)

20

(60.61%)

2

(6.9%)

4

(12.12%)

双元音

12

(41.38%)

9

(27.27%)

14

(48.28%)

19

(57.58%)

3

(10.34%)

5

(15.15%)

辅音

11

(37.93%)

9

(27.27%)

16

(55.17%)

19

(57.58%)

2

(6.9%)

5

(15.15%)

在音段音位方面,中国教师班级的学生自我评价在短元音、长元音、双元音和辅音的发音学习方面有很大提高的比例明显高于外籍教师班级的学生。中国教师在音段音位单个元音和辅音的教学上具有优势,这部分学习需要适当的对发音部位进行讲解,中国教师在沟通方面更加清楚便利。

(2)受母语方言影响元音和辅音的掌握情况和分析(人数/百分比)

有很大提高

有一点提高

没有提高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受母语方言影响而发音错误的元音

15

(51.72%)

9

(27.27%)

12

(41.38%)

20

(60.61%)

2

(6.9%)

4

(12.12%)

受母语方言影响而发音错误的辅音

14

(48.28%)

10

(30.3%)

13

(44.83%)

20

(60.61%)

2

(6.9%)

3

(9.09%)

本次调查特别针对了学生受到汉语影响或地方口音的影响而发音错误的英语元音和辅音,从比例来看,中国教师班级学生有很大提高的学生比例显著高于外籍教师班级的学生,中国教师班级的学生在这一方面纠正的效果好于外籍教师班级的学生。在受母语方言影响而发音错误的元音和辅音的教学上,中国教师具有明显的优势,中国教师更熟悉汉语的发音规则,也比较关注学生地方口音对普通话和英语发音的影响,采取汉语发音和英语发音对比的教学方法往往能更有针对性地纠正学生的错误发音。

2.超音段音位教学情况数据收集和分析

(1)辅音群掌握情况和分析(人数/百分比)

有很大提高

有一点提高

没有提高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辅音群

12

(41.38%)

12

(36.36%)

15

(51.72%)

16

(48.48%)

2

(6.9%)

5

(15.15%)

辅音群的发音已经进入超音段音位,中国教师班级学生的辅音群发音有很大提高的比例高于外籍教师班级。辅音群发音的错误有很多是由于学生在辅音群的读音中加入了短元音的发音造成的,而这种错误的部分原因是由于汉语拼音发音方法的影响,因此中国教师在这类错误的纠正中仍具有一定的优势。

(2)辅音不完全爆破掌握情况和分析(人数/百分比)

有很大提高

有一点提高

没有提高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辅音不完全爆破

13

(44.83%)

11

(33.33%)

15

(51.72%)

16

(48.48%)

1

(3.45%)

6

(18.18%)

辅音的不完全爆破是中国学生英语发音中比较欠缺的部分,中国教师班级学生在这一方面有很大提高的比例高于外籍教师班级。汉语中没有辅音不完全爆破这样的发音方式,中国学生领悟和掌握起来比较困难,中国教师在讲解和示范这一发音方法的时候可以比较详细和充分,学生掌握的也比较好。

(3)连读掌握情况和分析(人数/百分比)

有很大提高

有一点提高

没有提高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辅音和元音连读

11

(37.93%)

13

(39.39%)

17

(58.62%)

17

(51.52%)

1

(3.45%)

3

(9.09%)

元音和元音连读

12

(41.38%)

14

(42.42%)

16

(55.17%)

17

(51.52%)

1

(3.45%)

2

(6.06%)

在连读发音技巧的掌握情况上,无论是辅音和元音的连读,还是元音和元音的连读,中国教师班级和外籍教师班级的提高情况都差不多,外籍教师的班级略高一些,没有明显的差异。

(4)重音和弱读掌握情况和分析(人数/百分比)

有很大提高

有一点提高

没有提高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单词重音

12

(41.38%)

12

(36.36%)

15

(51.72%)

19

(57.58%)

2

(6.9%)

2

(6.06%)

句子重音

8

(27.59%)

14

(42.42%)

19

(65.52%)

18

(54.55%)

2

(6.9%)

1

(3.03%)

单词在句中的弱读

9

(31.03%)

13

(39.39%)

17

(58.62%)

16

(48.48%)

3

(10.34%)

3

(9.09%)

单词重音方面,中国教师班级学生有很大提高的比例大于外籍教师班级,句中重音方面,外籍教师班级学生有很大提高的比例明显大于中国教师班级,单词的弱读方面,也是外籍教师班级学生掌握的较好。中国教师在教授单词重音方面比较有优势,外籍教师在教授句子重音方面有优势,并且外教在教授单词在句中的弱读方面也收到了更好的效果。

(5)停顿、节奏和语调掌握情况和分析(人数/百分比)

有很大提高

有一点提高

没有提高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句中停顿

9

(31.03%)

14

(42.42%)

18

(62.07%)

16

(48.48%)

2

(6.9%)

3

(9.09%)

句子节奏

10

(34.48%)

15

(45.45%)

17

(58.62%)

17

(51.52%)

2

(6.9%)

1

(3.03%)

句子语调

8

(27.59%)

14

(42.42%)

18

(62.07%)

18

(54.55%)

3

(10.34%)

1

(3.03%)

涉及到句子的层面,在句子的停顿、节奏和语调方面,外籍教师明显比中国教师具有优势,在这三方面外籍教师班级学生有很大提高的比例都明显高于中国教师班级,取得了更好的效果。

3.非语言因素的掌握情况和分析(人数/百分比)

有很大提高

有一点提高

没有提高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非语言因素

9

(31.03%)

19

(57.58%)

14

(48.28%)

12

(36.36%)

6

(20.69%)

2

(6.06%)

非语言因素包括手势、身体语言和表情等,外籍教师班级学生有很大提高的比例大大超过中国教师班级。虽然本次调查侧重的是语音语调,但是考虑到身体语言对交流的重要影响,我们也调查了非语言因素的掌握情况,外籍教师具有地道自然的英语国家人的肢体表达,学生能在不自觉的情景下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而使肢体语言更符合西方的文化。

四、结论

此次调查问卷数据的分析主要集中在有很大提高的人数比例上,这样更能明确地显示出中国教师和外籍教师在语音教学上优势和劣势的对比。

根据以上的数据分析,中国教师教授语音具有优势的项目包括单元音、双元音和辅音、受母语方言影响而发音错误的元音和辅音、辅音群、辅音不完全爆破和单词重音,主要集中在音段音位中单个音素的读音掌握和超音段音位中单词的读音掌握上,更擅长纠正受母语影响比较大的发音错误。外籍教师教授语音具有优势的项目主要是句子重音、单词在句中的弱读、句子的停顿、节奏和语调,以及非语言因素,外籍教师对于超音段音位中句子层面的发音技巧更具有优势,这部分的发音更多地是和文化传统相联系,比起理论的讲解,学生更容易受到情境的影响而自然的习得。

从以上结论可以看出,中国教师对中国学生有深入的了解,在中英语音对比上具有一定的优势,在授课过程中会指导学生如何排除母语语音系统的影响,而外籍教师在英语的语调和语流上更具有直觉。在语音的实际教学中,我们可以发挥中国教师和外籍教师各自的长处,采取优势互补的方式对学生进行语音的教学,以期取得更好的效果。

[参考文献]

[1]张静. 大学英语语音教学方法新探[J]. 山东外语教学,2010,(3):60.

[2]崔晓红. 重构英语语音教学、测试体系的设想[J]. 山东外语教学,2010,(3):64.

[3]周卫京等. 大学英语实验语音教学体系的创建与实践[J]. 实验室研究与探索,2011,(6):114.

[4]洪明. 英汉语音差异对英语语音习得产生的母语负迁移作用. 浙江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2):108.

[5]李劼全. 如何掌握英语教学中的朗读技巧[J]. 教学与管理,2012:112-113.

[6]张一宁等. 英语重音对于英语口语学习的影响[J]. 现代教育科学,2008,(1):122.

[7]刘秀琴. 如何提高听写应试能力[J]. 教学与管理,2004:49.

[8]吕良环. 我国学生学习英语语音的困难及教学对策[J]. 全球教育展望,2012,(11):71.

An Empirical Study of College English Pronunciation Teaching by Chinese Teachers and Native English Teachers

BAO Lei, HOU Guangxu

(Nanjing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Nanjing 210095, China)

[Abstract] English pronunciation teaching, which is of great importance to improve the overall level of English majors, can hardly achieve the ideal effect. This article makes an empirical study of English pronunciation teaching in the classes of a Chinese teacher and a native English teacher in terms of segmental phonemes, suprasegmental phonemes and non-verbal factors. By analyzing the students’ self-evaluation, we can find the advantages of Chinese teachers and native English teachers in English pronunciation teaching and combine them together accordingly in classes to get better results.

[Key words] English pronunciation; Chinese teacher; native English teacher; teaching

作者信息:

包蕾,女,197911月,江苏南京人,南京农业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副主任,讲师,硕士,研究方向为英语教学和翻译理论与实践,21009513951875377bl@njau.edu.cn

侯广旭,男,1959年,黑龙江哈尔滨人,南京农业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英语语言学,21009515905177658dfhoudf@163.com

[摘要]英语专业的语音教学对于提高学生整体水平至关重要,但在实际的教学中很多都难以取得理想的效果。这篇文章对中国教师班级和外籍教师班级语音课效果进行实证研究,从英语语音音段音位、超音段音位和非语言因素等方面进行分项研究,采取学生自评的方法,获得语音各方面的对比数据,以此得出结合中国教师和外籍教师语音教学的优势进行英语语音教学的结论。

[关键词]英语语音;中国教师;外籍教师;教学

一、引言

语言包括语音、词汇和语法三大要素,其中语音是语言能力的第一层面,是语言的外壳,词汇和语法都是通过语音表现出来的,世界上只有少数语言有文字,但是几乎所有的自然语言都有语音形式。语音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到用英语交流的质量,其交际功能不容忽视[1]Jenkins(2002)在她的实证研究中发现,在以英语为国际语言的人的相互交流中,尽管不是所有的交际失败都是由发音引起的,但目前发音是导致交际失败最经常、最难解决的问题[2]。对于学习者的语言学习,低水平的语音能力会对语言综合能力的提高造成阻碍,首先,英语语音的水平会影响英语的词汇、听力、口语、阅读和写作等方面的发展进步;其次,它甚至会影响学习者的学习心理和社会交往。因此,重视英语语音的教学对于学生整体英语水平的提高至关重要。

二、中国学生英语语音掌握情况及原因分析

在语音教学中很多课堂教学都把语音分成了元音、辅音、不完全爆破、连读、重音、弱读、停顿、节奏和语调等若干部分进行分阶段教学。语音包括音段(segments)和超音段(suprasegments)两大部分。音段是语言构成的最小单位,包括元音和辅音两大类;超音段既基于音段又超于音段,涉及词汇层面及其以上层面的句子与篇章的重音、节律和语调。对来自不同母语的英语二语学习者来说,他们纷繁的二语交际困难和交际障碍的65%-75%源于音段层面的错误感知和错误产出,35%-25%源于超音段层面的错误感知和错误产出[3]

(一)音段音位掌握情况及原因分析

1.元音掌握情况分析

中国学生在元音方面出现的问题有,单元音发音不准确,不同单元音相互混淆,如用/e/代替/ɪ/;单元音长短不分,汉语中没有长短音的区别,而英语中的长短音却能起到区分词义的作用,因此学生长短音的发音错误会导致听力理解困难和表达意义错误;双元音发音不到位,学生在发双元音时没有出现口型的变化或者口型变化不完全。

2.辅音掌握情况分析

中国学生在辅音方面出现的问题有,混淆汉英之间的近似音,如用/s//z/分别代替/θ//ð/;混淆英语的近似音,如用/w/代替/v/;清浊辅音不分,如spell当中p字母需要读成送气较弱的音。

3.中国学生音段音位发音错误原因分析

Rod Ellis在他的著作《第二语言习得》中认为母语是造成第二语言学习者在学习过程中产生错误的根源之一,母语的这种影响就是它对第二语言习得产生的负迁移作用(negative transfer)。而母语对第二语言语音习得的影响尤为明显。[4]

中国学生汉语对英语元音和辅音发音的负迁移作用,主要体现在中国学生用汉语的发音替代英语的发音,用汉语中听起来比较近似的音代替英语中的某些元音,如用汉语的“爱”替代英语的/ai/,导致了读双元音口型没有滑动,用汉语的“乌”替代英语的/v/汉语普通话对于英语的负迁移作用具有一定的共性,可以有针对性的统一纠正,而学生汉语方言的情况就比较复杂,不能统一纠正方言对英语发音的负迁移现象。如来自北方方言区的人容易/s//ʃ/sellshell)不分,南方一些方言区的/l//r/(licerice)不分,广东人常常读accent时丢掉/k/,读name card时不读双唇音/m/,来自南京的学生容易/l//n/(levelnever)不分。

在语音教学中首先需要了解学生所属的方言区并进行归类,进而对这类负迁移进行小范围分组纠正。

(二)超音段音位掌握情况及原因分析

1.辅音群掌握情况分析

中国学生在辅音群发音时增音现象严重,如辅音音丛grglcr等中加入元音,在词尾的辅音后面加入元音等。

2.辅音失爆以及不完全爆破掌握情况分析

失爆以及不完全爆破是指两个爆破音相邻时或爆破音与摩擦音、破擦音、鼻辅音、舌侧音等四类辅音相邻时,第一个爆破音不发生爆破,只做出发音的姿势,稍停后随即发后面的音的读音现象[5]。汉语中没有这样的现象,很多学生把需要失爆的音仍然发音成完全爆破的音,影响语流的连续。

3.连读掌握情况分析

另一个会影响英语语流的重要因素是连读,在快速、流利朗读的过程中,音素之间必然会产生连读的现象。连读一般发生在一个词组内,主要是指词末辅音与词首元音的连读[5],如work outkou的发音连读。汉语没有强调字与字之间的连续读出,很多学生受母语的影响在英语语流中会忽略这些现象,影响英语语流速度。

4.重音掌握情况分析

英语重音主要包括单词重音和句子重音,双音节或多音节的词都有一个音节读得重些,其他的音节读得轻些,这样就形成了重读音节和非重读音节。词的这种轻重音节对立的现象就叫做单词重音。重音不仅存在于单词和短语中,而且更多地存在于句子中。它体现说话人对句子中某个或某些部分的强调[6]。单词重音的错误主要是重音位置的错误,另外英语中有部分单词词性改变重音也随之改变,学生在根据词性调整重音方面比较困难。在句重音层面,学生受汉语的影响倾向于平均分配重音,很难理解句子重音的变化会对句意产生影响。

5.弱读掌握情况分析

英语中的虚词即冠词、介词、助动词、连系动词、人称代词、连词等一般没有语句重音,这些非重读的词一般要采用弱读形式,词中的音有相应的变化[7]。单词在句中的读音会受句意的影响,特别是一些虚词,如果不需要强调常常以弱读的形式出现,会发生大开口元音变成小开口元音或长元音变短元音的情况。学生一般很难适应这样的语音变化。

6.停顿掌握情况分析

在英语篇章当中会根据句子的语法结构和表意需要作出适当的停顿,这既是说话人表意的需要,也对听话人的接收和理解信息有很大影响。但是有些中国学生不能很好地判断英语语篇的停顿位置。

7.节奏掌握情况分析

节奏指语句中各音节的轻重、长短和快慢之间的关系,它包括重音、时间和连读,其中重音起决定性的作用[8]。汉语句子中每个音节的长短力度区别不大,导致汉语学生朗读英语时节奏感缺乏。

8.语调掌握情况分析

语调是讲话时声调抑扬顿挫的模式。英语的语调主要包括降调和升调[5]。英语单词的声调要服从全句的语调,根据说话人想表达的态度或含义确定语句的语调。汉语的每个音节有特定的声调,声调有区别字义的作用,而语调的特点相对于英语较弱,中国学生往往习惯于平淡地朗读英文,很难掌握语调和语义之间的关联或者会发生混淆。

9. 中国学生超音段音位发音错误原因分析

(1)超音段音位层次汉语对英语的负迁移作用。在超音段音位的层次也存在中国学生汉语对英语的母语负迁移,前面列举的超音段音位的八项因素很多都是由于汉语中缺乏英语中的同种现象而产生的,学生在汉语中寻找相类似的发音方式替代因此而发生了母语的负迁移。

(2)英语综合能力和文化氛围的缺乏。超音段音位的各项因素除了本身展现出英语固有的语言特征以外,更多的与语义和文化相关,并且语言在表意时一定是和思维相联系的,中国学生不能掌握和运用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下和不同的语境中,服务于思维的超音段音位发音。

由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中国学生在英语语音方面出现的问题存在于音段音位和超音段音位的各个层面上,而且不同的学生会出现不同的错误,错误的原因和学生本身的母语影响有关,也和西方的文化有关。如果采用传统的中国教师单独授课,如何顾及西方文化对语音的影响?如果由外籍教师单独授课,是否又能纠正学生由于母语影响而发生的语音错误?这就需要我们对中国教师和外籍教师各自单独教授英语语音课程的效果进行客观的评价和分析。

三、中外教师语音教学对比分析

(一)问卷设计

英语专业的学生,语音方面不仅仅应该达到能正确地发音,更应该能够正确地运用不完全爆破、连读、重音、弱读、停顿、节奏和语调等,最终在使用英语时自然流畅、姿态得体。国内当前的主要语音教学模式是由中国教师或外籍教师各自独立授课,我们根据以上对中国学生英语语音音段音位和超音段音位掌握情况的分析设计了一份调查问卷,并同时辅以学生座谈的形式收集资料。回答问卷的学生为英语专业大学一年级的两个班,这两个班的学生都经过了一学期的英语语音课程学习,其中一个班由一名中国教师独立授课,人数29人,另一个班由一名外籍教师独立授课,人数33人。问卷内容主要考察学生经过一学期的学习后自评英语语音各方面是否有很大提高、有一点提高或者没有提高。考察包括以下方面:

音段音位

单元音(短元音和长元音)的发音

双元音的发音

辅音的发音

纠正受母语方言影响而发音错误的元音

纠正受母语方言影响而发音错误的辅音

超音段音位

辅音群的发音,如three

辅音不完全爆破的发音,如just think

辅音和元音连读的掌握,如come in

元音和元音连读的掌握,如go out

单词重音位置的掌握

句中重音位置的掌握

单词在句中弱读的发音

句中停顿的掌握

句子节奏的掌握

句子语调的掌握

非语言因素

非语言因素的掌握,如手势、身体语言和表情是否自然

(二)问卷数据收集和分析

1.音段音位教学情况数据收集和分析

(1)单个元音和辅音的掌握情况和分析(人数/百分比)

有很大提高

有一点提高

没有提高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短元音和长元音

11

(37.93%)

9

(27.27%)

16

(55.17%)

20

(60.61%)

2

(6.9%)

4

(12.12%)

双元音

12

(41.38%)

9

(27.27%)

14

(48.28%)

19

(57.58%)

3

(10.34%)

5

(15.15%)

辅音

11

(37.93%)

9

(27.27%)

16

(55.17%)

19

(57.58%)

2

(6.9%)

5

(15.15%)

在音段音位方面,中国教师班级的学生自我评价在短元音、长元音、双元音和辅音的发音学习方面有很大提高的比例明显高于外籍教师班级的学生。中国教师在音段音位单个元音和辅音的教学上具有优势,这部分学习需要适当的对发音部位进行讲解,中国教师在沟通方面更加清楚便利。

(2)受母语方言影响元音和辅音的掌握情况和分析(人数/百分比)

有很大提高

有一点提高

没有提高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受母语方言影响而发音错误的元音

15

(51.72%)

9

(27.27%)

12

(41.38%)

20

(60.61%)

2

(6.9%)

4

(12.12%)

受母语方言影响而发音错误的辅音

14

(48.28%)

10

(30.3%)

13

(44.83%)

20

(60.61%)

2

(6.9%)

3

(9.09%)

本次调查特别针对了学生受到汉语影响或地方口音的影响而发音错误的英语元音和辅音,从比例来看,中国教师班级学生有很大提高的学生比例显著高于外籍教师班级的学生,中国教师班级的学生在这一方面纠正的效果好于外籍教师班级的学生。在受母语方言影响而发音错误的元音和辅音的教学上,中国教师具有明显的优势,中国教师更熟悉汉语的发音规则,也比较关注学生地方口音对普通话和英语发音的影响,采取汉语发音和英语发音对比的教学方法往往能更有针对性地纠正学生的错误发音。

2.超音段音位教学情况数据收集和分析

(1)辅音群掌握情况和分析(人数/百分比)

有很大提高

有一点提高

没有提高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辅音群

12

(41.38%)

12

(36.36%)

15

(51.72%)

16

(48.48%)

2

(6.9%)

5

(15.15%)

辅音群的发音已经进入超音段音位,中国教师班级学生的辅音群发音有很大提高的比例高于外籍教师班级。辅音群发音的错误有很多是由于学生在辅音群的读音中加入了短元音的发音造成的,而这种错误的部分原因是由于汉语拼音发音方法的影响,因此中国教师在这类错误的纠正中仍具有一定的优势。

(2)辅音不完全爆破掌握情况和分析(人数/百分比)

有很大提高

有一点提高

没有提高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辅音不完全爆破

13

(44.83%)

11

(33.33%)

15

(51.72%)

16

(48.48%)

1

(3.45%)

6

(18.18%)

辅音的不完全爆破是中国学生英语发音中比较欠缺的部分,中国教师班级学生在这一方面有很大提高的比例高于外籍教师班级。汉语中没有辅音不完全爆破这样的发音方式,中国学生领悟和掌握起来比较困难,中国教师在讲解和示范这一发音方法的时候可以比较详细和充分,学生掌握的也比较好。

(3)连读掌握情况和分析(人数/百分比)

有很大提高

有一点提高

没有提高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辅音和元音连读

11

(37.93%)

13

(39.39%)

17

(58.62%)

17

(51.52%)

1

(3.45%)

3

(9.09%)

元音和元音连读

12

(41.38%)

14

(42.42%)

16

(55.17%)

17

(51.52%)

1

(3.45%)

2

(6.06%)

在连读发音技巧的掌握情况上,无论是辅音和元音的连读,还是元音和元音的连读,中国教师班级和外籍教师班级的提高情况都差不多,外籍教师的班级略高一些,没有明显的差异。

(4)重音和弱读掌握情况和分析(人数/百分比)

有很大提高

有一点提高

没有提高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单词重音

12

(41.38%)

12

(36.36%)

15

(51.72%)

19

(57.58%)

2

(6.9%)

2

(6.06%)

句子重音

8

(27.59%)

14

(42.42%)

19

(65.52%)

18

(54.55%)

2

(6.9%)

1

(3.03%)

单词在句中的弱读

9

(31.03%)

13

(39.39%)

17

(58.62%)

16

(48.48%)

3

(10.34%)

3

(9.09%)

单词重音方面,中国教师班级学生有很大提高的比例大于外籍教师班级,句中重音方面,外籍教师班级学生有很大提高的比例明显大于中国教师班级,单词的弱读方面,也是外籍教师班级学生掌握的较好。中国教师在教授单词重音方面比较有优势,外籍教师在教授句子重音方面有优势,并且外教在教授单词在句中的弱读方面也收到了更好的效果。

(5)停顿、节奏和语调掌握情况和分析(人数/百分比)

有很大提高

有一点提高

没有提高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句中停顿

9

(31.03%)

14

(42.42%)

18

(62.07%)

16

(48.48%)

2

(6.9%)

3

(9.09%)

句子节奏

10

(34.48%)

15

(45.45%)

17

(58.62%)

17

(51.52%)

2

(6.9%)

1

(3.03%)

句子语调

8

(27.59%)

14

(42.42%)

18

(62.07%)

18

(54.55%)

3

(10.34%)

1

(3.03%)

涉及到句子的层面,在句子的停顿、节奏和语调方面,外籍教师明显比中国教师具有优势,在这三方面外籍教师班级学生有很大提高的比例都明显高于中国教师班级,取得了更好的效果。

3.非语言因素的掌握情况和分析(人数/百分比)

有很大提高

有一点提高

没有提高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中教班级

外教班级

非语言因素

9

(31.03%)

19

(57.58%)

14

(48.28%)

12

(36.36%)

6

(20.69%)

2

(6.06%)

非语言因素包括手势、身体语言和表情等,外籍教师班级学生有很大提高的比例大大超过中国教师班级。虽然本次调查侧重的是语音语调,但是考虑到身体语言对交流的重要影响,我们也调查了非语言因素的掌握情况,外籍教师具有地道自然的英语国家人的肢体表达,学生能在不自觉的情景下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而使肢体语言更符合西方的文化。

四、结论

此次调查问卷数据的分析主要集中在有很大提高的人数比例上,这样更能明确地显示出中国教师和外籍教师在语音教学上优势和劣势的对比。

根据以上的数据分析,中国教师教授语音具有优势的项目包括单元音、双元音和辅音、受母语方言影响而发音错误的元音和辅音、辅音群、辅音不完全爆破和单词重音,主要集中在音段音位中单个音素的读音掌握和超音段音位中单词的读音掌握上,更擅长纠正受母语影响比较大的发音错误。外籍教师教授语音具有优势的项目主要是句子重音、单词在句中的弱读、句子的停顿、节奏和语调,以及非语言因素,外籍教师对于超音段音位中句子层面的发音技巧更具有优势,这部分的发音更多地是和文化传统相联系,比起理论的讲解,学生更容易受到情境的影响而自然的习得。

从以上结论可以看出,中国教师对中国学生有深入的了解,在中英语音对比上具有一定的优势,在授课过程中会指导学生如何排除母语语音系统的影响,而外籍教师在英语的语调和语流上更具有直觉。在语音的实际教学中,我们可以发挥中国教师和外籍教师各自的长处,采取优势互补的方式对学生进行语音的教学,以期取得更好的效果。

[参考文献]

[1]张静. 大学英语语音教学方法新探[J]. 山东外语教学,2010,(3):60.

[2]崔晓红. 重构英语语音教学、测试体系的设想[J]. 山东外语教学,2010,(3):64.

[3]周卫京等. 大学英语实验语音教学体系的创建与实践[J]. 实验室研究与探索,2011,(6):114.

[4]洪明. 英汉语音差异对英语语音习得产生的母语负迁移作用. 浙江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2):108.

[5]李劼全. 如何掌握英语教学中的朗读技巧[J]. 教学与管理,2012:112-113.

[6]张一宁等. 英语重音对于英语口语学习的影响[J]. 现代教育科学,2008,(1):122.

[7]刘秀琴. 如何提高听写应试能力[J]. 教学与管理,2004:49.

[8]吕良环. 我国学生学习英语语音的困难及教学对策[J]. 全球教育展望,2012,(11):71.

An Empirical Study of College English Pronunciation Teaching by Chinese Teachers and Native English Teachers

BAO Lei, HOU Guangxu

(Nanjing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Nanjing 210095, China)

[Abstract] English pronunciation teaching, which is of great importance to improve the overall level of English majors, can hardly achieve the ideal effect. This article makes an empirical study of English pronunciation teaching in the classes of a Chinese teacher and a native English teacher in terms of segmental phonemes, suprasegmental phonemes and non-verbal factors. By analyzing the students’ self-evaluation, we can find the advantages of Chinese teachers and native English teachers in English pronunciation teaching and combine them together accordingly in classes to get better results.

[Key words] English pronunciation; Chinese teacher; native English teacher; teaching

作者信息:

包蕾,女,197911月,江苏南京人,南京农业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副主任,讲师,硕士,研究方向为英语教学和翻译理论与实践,21009513951875377bl@njau.edu.cn

侯广旭,男,1959年,黑龙江哈尔滨人,南京农业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英语语言学,21009515905177658dfhoudf@163.com